直播带货"泡沫":16元买1万现场观众 销量能造假

  • 时间:
  • 浏览:5

精彩的弹幕,都在客户端

在QQ中用关键词“Live Popularity”搜索,有很多群可以为淘宝、颤音、Aauto rapper直播房增加观众数量,可以评论、赞、展示正在购买的群。

看直播房,不断显示有人在购物,但奇怪的是,直播页面左下方不断提示“要去买”,但直到主播播报,“小黄车”里的商品一直没有被抢购一空。

在“双十一”前夕,该报(www.thepaper.cn)发现,直播投放市场背后有一条“黑色产品”链:可以花钱改变投放的销量,增加观众数量,互动评论,好评和关注,涉及颤音、淘宝、Aauto faster等多个平台。

《The Paper》记者发现,花16元可以增加1万个淘宝直播房间的观众数量,2元增加1万个赞;一百块钱可以在颤音直播室增加1000个观众,花30块钱可以表现出“不断购买”的错觉;20元可以在Aauto rapper的直播室增加100个观众,0.5元可以发自定义弹幕。

一些产生流量的“公司”还声称,除了通过“计费”来增加销量外,还可以通过设置“全额折扣券”、将主账户与子账户挂钩来修改销量。一些销售“群控”系统的“科技公司”声称,他们可以用软件一键控制10到数万部手机“提号”“养肥”,然后在主播的直播室分批进行互动引流。

据该报统计,在记者加入的上述QQ群中,至少有40家商家提供越来越受欢迎的Aauto Express、颤音和淘宝直播,客户不断咨询和下单。

花16元瞬间可涨上万观看人数

“承接直播室的所有业务,人气、播出、好评、评论、互动;1760人气只要4.5元;直播室现场互动,有节奏,有人气。”在QQ上按关键词“颤音、Aauto更快、淘宝直播人气”搜索,会弹出很多这样的“商业”群,成员从100到1000不等。

“金妮”是提供前述“大众服务”的工作室工作人员。

根据他提供给记者的报价,名单上100人35元,《小黄车》(显示被购买)3小时30元,100人15元,1000人100元,1万2元被直播好评。

经过一番沟通,记者花了100元购买了增加1000人现场观众的服务,并随机将颤音中一个正在搬运货物的商家的现场链接发给了“金妮”。

27分钟内,直播室的观众从79人迅速增加到1098人,有时一秒钟内突然增加30到40人。《金妮》说,只要是连续播出,这1000名观众就会在直播室上线4个小时左右。

《纽约时报》记者发现,在1098名观众中,有1054人显示“未登录”,只有44名观众出现在名单上。“金妮”解释说,可以列出更多的用户,但是名单上的100个人需要35元。

记者随机选择了一个直播房,花了30块钱买了“小黄车”的服务。很快,在直播屏幕的左下方,有“* * *(账号)等40人准备购买;包括* * *(账号)在内的七个人,准备买……”,但是直播室只有19个人在看。

在整个直播期间,“去买”的提示总是出现在屏幕的左下角。“金妮”说服务时间一般3小时左右,分批控制。使用您的帐户点击购物,但您实际上并没有下订单。系统判断你是去购物,给直播室的真实观众一种“热卖”的错觉。

关于风险问题,“金妮”直言不讳地说,她不用担心账户被冻结。“专门养了一批‘真人’,不是‘机刷粉’。”他介绍说,工作室里有上百个“兼职团队”,每个人手里都有几部手机,他们接到订单后会安排“任务”。

除了颤音直播,《The Paper》记者还发现,淘宝直播平台也可以用数据“注水”。

“小艺”为了增加淘宝直播人气向记者推广的“淘帮”软件,一个月用450元,缺点是只能绑定增加一家店的人气。

在提供“淘宝人气助推”服务的商家的“小一”中,最基础的服务就是增加淘宝直播室内“普通观看”和“高级观看”的数量。前者只显示增加了多少观众,每增加1万人有16元;每增加1000块14元,后者就有一个“浮动屏幕”,显示正在购买,可以设定停留时间,带来3%的真实在线观众。

“小一”表示,为了活跃直播室的气氛,他们还提供“真人互动”服务,一个人8元一小时,很多经常心寒的主播都会去商店购买这项服务。记者随机选择了一家正在直播的淘宝店。11月3日11点13分,店铺实时查看人数显示为60人。支付16元购买后,店内观看人数在2秒内突然增至189人,然后迅速从189人跃升至10634人。

为了验证“高级观看”功能,记者支付了14元购买服务。下单后,半小时内直播人数增加了1000人。与此同时,直播屏幕左下方不断出现“* * * *(用户名)来了,* * *(用户名)要买”的提示,这就是“孝义”口中的“浮屏”。

在多次看到记者下单后,“孝义”免费提供“赞”服务。这项服务的原价是2元1万。在“安排”了服务之后,直播屏幕右下方的直播赞数从个位数迅速增加了数万。《孝义》说膨胀的观众可以由主播预留播出,但不建议增加每秒的观众数和赞数,容易被平台监控。一般客户可以根据估计的直播时间,在整个直播期间逐步增加观众和好评。

同样的,在Aauto rapper的直播室里,付费后可以增加观众,赞,评论,秀购物,和真人互动。

付了20块钱后,报社记者在Aauto rapper随机选择了一家直播店,观众从11月6日11点10分的50人增加到2分钟内的140多人,以下消息不断显示“* * *(账号)进入直播室”。根据提供服务的“技术人员”,20元可增加100名观众,35元可增加200名观众,每个弹幕0.5元可直播,内容可定制。

据《晨报》统计,在上述QQ群中,至少有40多家商家提出要提高Aauto fast、颤音和淘宝直播的知名度。

这些卖“群控”系统的“科技公司”都声称系统是智能的,一个人控制数百甚至数万部手机定制直播之间的互动。

“养号”和“群控”系统

“小艺”说,他们提供服务增加直播人气的“商家”都是软件控制的。他推广给《The Paper reporters》并提高淘宝直播人气的“淘帮”软件,一个月用450元,缺点是只能绑定提高一家店的人气。

记者购买安装好软件,绑定了一家淘宝Live Stores后,记者在后台发现他可以批量赞、购物、关注、“来”观看,并设置了所需的总人数和间隔时间。启动服务后,页面将以红色小字体显示增加的服务项目数量。

但是,一些同行业的“科技公司”认为,前述业务的增加人气的服务都是“机粉”,只是表面数据好看,直播平台不会根据膨胀的人气,推荐更多的潜在用户进入直播室。最好的办法是先用“群控”系统“提号”,再用“增肥”号在直播室批量互动,增加人气

他们口中所谓的“提号”,就是利用“群控”软件批量控制10到1000甚至上万个账号,模拟现实生活中的账号在平台上活跃了一段时间,逐渐让平台官方在某个垂直领域给账号贴上“活跃”的标签。

之后,利用这些“杨”号与直播室内垂直场的主播互动,直播平台将确定直播效果良好,吸引同场“活跃”账号,进而推荐潜在直播用户进入直播室,实现推荐流量“破冰”的过程。

《华尔街日报》记者在百度上搜索了十多家“科技公司”,这些公司出售的是“在客厅里越来越受欢迎,在客厅里增加商品销售,智能地‘保留号码’”的系统,关键词是“在客厅里越来越受欢迎”。

这些公司都声称系统是智能的,一个人控制上百甚至上万部手机,在直播室定制交互。互动内容包括送礼物、演讲、送灯、表扬、“小黄车”等。可以设置停留时间和发言间隔。

“德泰智空”是提供上述服务的公司之一。肖姓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系统可以批量进行Aauto Failer和颤音的“留号”、“带节奏”等40项服务,并将10部手机的价格控制在4800元,100部手机的价格控制在29800元,1000部手机的价格更高。

回购系统,还需要购买智能手机,从专门的“人贩子”那里收一些账号。一位自称“号码贩子”的人告诉记者,他提供私人旧号码、数字身份证号码、数千种粉和数百种粉、“白色号码”等等。“白浩”、“百分”、“千分”的账户价格分别为55元、65元和143元。

在“齐飞科技”开发的“群控”系统背景下,你可以在客厅里“狂滚”、“查店”、“狂点屏”。

为了验证该系统的真实性,记者在Aauto Speeter随机选择了一个直播房间。肖的工作人员用“群控”系统将架子上的设备(手机)关联起来后,在系统后台输入“赞”命令,架子上一排排的手机迅速打开颤音直播室,不停地点击屏幕来赞主播。另一家名为“齐飞科技”的公司也具有上述功能,该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购买该系统的客户基本上是“直播联盟”、私人机构和各地的直播工作室。此前,郑州某“直播工会”购买了“15600控”系统,可以控制15600个账号,分批“提号”引流主播。系统成交价20万。

“齐飞科技”提供的报价显示,10套控制系统成本4680元,100套控制15600元,500套控制3.9万元,3000套控制7.8万元,15600套控制20万元。

报价显示10个控制系统花费4680元,100个控制系统花费15600元,500个控制系统花费39000元,3000个控制系统花费78000元,15600个控制系统花费200000元。

向本报记者演示,以“疯狂点屏”为例,系统后台关联10部手机。发出指令后,“点亮小红心”的动作不断出现在货架上10部手机显示的直播屏幕下;选择“实时互动”功能,输入“333”,然后不同账号发送的“333”会在客厅底部进行筛选。

选择“查看商店”功能后,10部受控手机同时点击直播屏幕下方的“小黄车”查看其中的产品。此时系统确定账户是“去购物”,直播屏幕左下方出现提示“* * *(用户名)等10人去买”,但实际没有下单。

当记者询问两家“科技公司”的客户名单时,对方以隐私为由拒绝透露。“这是秘密,没人想让粉丝知道他们在做这种灌水。”德泰智空的肖姓工作人员说。

宣称可以改“销量”

除了在“受欢迎程度”上“注水”之外,《私人助理》的一项调查显示

在一家名为“干坤网”的公司,工作人员介绍了一种可以避免官方对颤音的监控,轻松修改颤音直播销售数据的方法:在账户后台的“粉丝专属券”一栏中,设定并发布了1元甚至0元差价的全额折扣券(例如500多减去499),每人限领一张券。发布后,门店工作人员不断下单采购。

工作人员建议一次摆放不超过200件,比如单价在400元的商品。几个工作人员下了5单,销量突破1000件,销量突破40万元。“这个方法只能在11月15日使用。根据‘内部通知’,颤音将开始减弱。”

另一家“工作室”向记者提供的报价显示,淘宝销量将增加不到3000元,450元将增加不到5000元。然而,改变销量需要更复杂的步骤。“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使用补充订单来增加销量,”另一方说。

“补充订单”是指“开票订单”,以增加销量和“优惠费率”。两个指标上去之后,除了订购“不明所以”的受众,直播平台官方还会推荐更多的潜在用户。

为此,“干坤网”公司专门设立了充值服务网站,充值金额后即可进行计费。他呈现的价格表分为颤音和淘宝。在颤音店,商品价值在100元以内,100到500元,500到1000元。有评价的佣金分别为10元、18元、23元,无评价的佣金分别为8元、15元、18元。

在淘宝,有两种评价:商品原价预付款和非预付款。前者商品价值在100元以内,佣金100-500元,500-1000元,分别为17元、25元、38元。后者和颤音一样,需要先支付一笔商品本金和佣金。佣金价格分别为15元、18元、25元和32元。

“你需要按照账单上的地址实际发货,随便送点东西,我们签收。”对方特意提醒。

一位未透露姓名的网络安全专家告诉记者,直播数据中的“注水”现象在技术上是可以很好区分的。为了提升平台的知名度,可以理解为直播市场格局尚未定型的情况下的“特殊营销手段”。如果所有的攻击都做了,逐个区分有问题的IP成本会很高,对平台的损失也很大。

本报记者注意到,监管部门一直在打击主播直播数据的“水分”问题。颤音、Aauto rapper、淘宝等平台公开报道了一批案例,封杀了一批主播账号。

今年10月,浙江省金华市市场监管部门公布了一起直播数据造假案件。陈某生产的专用流量计费软件,为淘宝、JD.COM、拼多多直播平台商家提供虚增的围观人数、评论、赞等服务。据统计,2019年6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陈某非法经营金额为272.6万元。

“泡沫”直播为何屡禁不止?

根据商务部的数据,今年上半年,电子商务直播活动超过1000万次,活跃主播超过40万人,观众超过500亿人,上架产品超过2000万件。这意味着平均每天有5万多个电子商务直播,每天有超过2.6亿人观看。

11月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要求依法查处不正当竞争违法行为。《反不正当竞争法》表示,针对虚假交易或评价、网络直播欺骗、误导消费者等不正当竞争问题,我们主要查处了实施虚假或误导性商业宣传、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误导性商业宣传、假冒混淆、商业诽谤、有奖非法销售等违法行为。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些主播冒着账户禁售和知识产权信托损失的风险,向直播b注入水

在给品牌主带货时,“纯直播费”(业内称为“坑费”),“纯佣金”或“佣金加坑费”三种模式成为主播收金的主要方式。“提成”就是主播按照直播房的销量来划分。销量越高,分割越多;“坑费”是主播介绍宣传商品的固定出场费。衡量这两项费用的关键点是主播的知名度,带货表现是体现知名度的重要方面。

本报记者以商业合作为由,加了一个拥有287万颤音粉丝的知名网络名人商业合作微信。对方提供的报价显示直播合作有两种,一种是20万元的专利费,提成15%,直播4小时。视频授权一个月;另一个是2万元的链接费,15%的佣金,直播室5-10分钟的讲解,一个月的视频授权。当被问及是否可以用商品保证销量时,对方表示可以查看前一次直播特别活动的表现,但没有明确注明保证销量。

由名为“淘秀光影”的MCN机构提供的出版价格显示,419万主播的粉丝直播价格为1.8万元/小时,收取15%至30%的佣金;特别主播秀112万粉丝直播价格1万元/小时,提成也是收15%到30%。但是如果没有货,两个主播直播价格分别是3万元和1.1万元。

另一个有颤音的MCN机构,很多在Aauto rapper中的“达人”和名为“桃秀光英”的提供了直播主播发布价格,其中显示419万颤音粉丝的直播价格为1.8万元/小时,并收取佣金。15%至30%;特别主播秀112万粉丝直播价格1万元/小时,提成也是收15%到30%。如果是没有商品的品牌直播,价格分别是3万元和1.1万元。同样,该机构也没有明确承诺保证销售。

也就是说,如果主播或者背后的运营机构请人“补单”,直播结束后再退单,商家为此支付高额佣金,但低于实际销量。

“目前我们发现有几个地区邀请名人做大牌,最后结算。请名人花在直播上的费用和直播后的效果不成正比。”今年8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召开消费扶贫行动新闻发布会。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洪天云批评了一些贫困地区邀请名人带货居住的现象。

在线名人的数字营销服务提供商“五峰科技”的联合创始人雷告诉《华尔街日报》,直播是一个“窗口”,但在疯狂了一段时间后,出现了很多“冷思考”。“注水”的存在,比如刷销量,浏览量,评论,好评,绝对是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从平台、主播和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这个“后效”解决后,直播就能把商品带到一个稳定的发展轨道。

"更正规的公司和平台会考虑背后的风险."雷说,要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各方都必须从中受益,而不仅仅是背后的锚或组织。

(原标题:调查|带货直播“泡沫”:16元买1万观众,销量可以造假)

(负责编辑:王小五_NF)